公司新闻

方正医药研究院是方正集团旗下专业
从事医药研发的子公司。

盘点 | 半年之内十个大动作 亚马逊进军医药市场的“路线图”浮出水面

发布人:方正医药研究院 发布时间:2018年07月06日 来源:健康点

去年10月,健康点曾做过一篇题为“亚马逊会不会搅动处方药市场一池春水感恩节前见分晓!”的报道。而近期随着亚马逊公司的一系列收购计划以及人事任免,不仅进一步坐实了亚马逊进军处方药市场的勃勃雄心,而且其在这一市场打拼的“路线图”也日益清晰。


虽然在6月28日宣布斥资10亿美元收购小型在线药店PillPack的消息让人最为印象深刻,但仔细盘点,亚马逊公司在不到半年的时间内,陆续曝光了十个与医疗保健有关的大动作,这也引来专业分析人士对亚马逊公司在处方药市场的前景表现的深入关注。亚马逊究竟能不能像颠覆传统零售一样,颠覆处方药零售?


◆ ◆

半年间十项大动作 亚马逊的“靴子”落地了


其实,亚马逊公司进军医疗保健行业的雄心由来已久,也早已展开相关布局。去年10月美国媒体报道,电商巨头亚马逊将于当年感恩节前最终就是否进军处方药电商市场作出决定。市场久久等待的靴子,随着亚马逊作出拟收购PillPack的决定而终于落下。


我们不妨盘点一下亚马逊今年以来在医疗保健和药品分销领域的一系列大动作。


· 1月30日,亚马逊宣布将与伯克希尔哈撒韦公司和摩根大通公司合作,成立一家旨在降低美国员工医疗成本的公司。宣布后不久,其他医疗保健公司股价暴跌。


· 2月21日,有报道指出亚马逊已经悄然推出了60种非处方药的自有品牌。该自有品牌名为Basic Care,产品范围从止痛药布洛芬到脱发治疗几乎应有尽有。


· 3月9日,亚马逊被曝光已经在18个月内雇佣了20多名员工,其中包括拥有多年医疗保健或制药行业经验的软件工程师,数据分析师和业务战略人士。这些员工来自 CVS Health,Express script s和UnitedHealth Group等多家PBM和健康险公司。


· 3月19日,前FDA首席健康信息官Taha Kasshout加入亚马逊的Grand Challenge医疗团队,内部代码为1492。 Kasshout的职责是将负责监督该团队医疗保健产品的业务发展。


· 3月20日,有内部人士披露,亚马逊的医疗保健团队有兴趣专为老年人开发医疗保健技术。亚马逊对人口老龄化健康技术的兴趣可以追溯到几年前,当时公司的一名高管会见了美国最大的老年人权益组织——美国退休人员协会(AARP)的负责人,讨论了各种合作和分享研究。


· 3月21日,美国专利商标局授予亚马逊用于送货无人机的一项新专利,这款无人机可以对人类的手势产生回应。有专家表示,这种送货服务可能会扰乱所有行业的供应链,其中当然包括药品配送行业。


· 4月16日,亚马逊的B2B部门亚马逊商业(Amazon Business)被曝光搁置了成为美国大型医院和连锁诊所主要医药供应商的计划,理由是无法说服大型医院和诊所采用新的采购流程。今后亚马逊将专注于加强其对较小医院和诊所的医疗供应。


· 5月11日,CNBC报道亚马逊正在打造一支包含Alexa语音助手部门的团队,名为“health & wellness”,这支团队拥有十多个人,主要任务就是让Alexa的语音助手更多地应用到医疗保健领域,这需要满足监管规定和HIPAA的数据隐私要求,这支团队针对的领域包括糖尿病管理、产后母婴护理和老人护理。


· 6月6日,CNBC透露,在亚马逊(Amazon)内部由GoogleGlass创始人Babak Parviz领导的一个名为GrandChallenge的秘密小组,正在深入研究一系列癌症研究、电子病历的大胆计划。其中一个项目涉及与Fred Hutchinson癌症研究中心合作进行的癌症研究。双方希望应用机器学习来预防和治愈癌症。 Grand Challenge还与一家名为Hera的项目合作,该公司的云业务亚马逊网络服务公司。该项目旨在通过审查EHR数据来指出编码错误或误诊,从而帮助商业健康保险。


· 6月20日,波士顿的布莱根妇女和儿童医院的医生、著名医疗作家和医疗改革家葛文德(Atul Gawande)被任命领导亚马逊,伯克希尔和摩根大通合资的医疗保健公司。他将于7月9日担任这家公司的首席执行官。


· 6月28日,亚马逊达成协议,以约10亿美元收购在线药店创业公司PillPack。 PillPack是一家提供全方位服务的药房,通过包装,组织和提供药物来管理其客户的处方药。新闻浮出水面后,主要连锁药店和医药分销商的股票均出现暴跌。


虽然以上很多行动都是战略合作层面,但是收购PillPack是实打实真金白银的交易,也最为重磅。美国Statnews对亚马逊打算收购PillPack的报道题为“亚马逊担起医疗保健领域最棘手的挑战:慢性病患者(医护)”。在美国,处方药销售配送的市场规模高达3700亿美元,而针对慢病患者的处方药销售配送占了相当大的份额。此外,慢病患者的医药开支也占据了美国3.5万亿美元医疗开支的很大比例。收购PillPack,有利于亚马逊拥有积累慢病患者作为重点客户人群。


截至201710月,亚马逊已在美国至少12个州获得了药品批发商许可证,此次收购PillPack将斩获全美49个州销售许可证,有助于争夺美国药品零售市场份额。此外,根据PillPack首席销售官介绍,PillPack的核心客户年龄在40岁左右至50多岁,而超过半数的亚马逊用户年龄在19岁至44岁之间,双方协议的达成有助于亚马逊扩大老年人群覆盖,同时亚马逊通过线上导流也可以为PillPack增加中青年慢病患者数量。


网上药店创业公司Nimble CEO Talha Sattar说:“亚马逊可能很快将PillPack更名为‘亚马逊药店’”。业内专家认为,亚马逊可能会在完成收购后立即向现金购药者售卖折扣药,最早有望在下半年启动。


◆ ◆

行业相关板块“惊鸿一片”


半年以来,亚马逊在医疗保健领域的一举一动都会引起市场的强烈反应,尤其是亚马逊宣布收购PillPack的当天,美股多家连锁药店的药品批发商市值共损失约140亿美元,其中CVS Health股价下跌6.3%Walgreen股价下跌近10%;药品批发商McKessonCorpCardinal Health以及Amerisource Bergen的股价也都出现大幅下挫。亚马逊股价上涨2.47%,市值增加约55亿美元。同日,沃尔玛因竞购PillPack失败,市值缩水30.4亿美元。


宾州大学沃顿商学院医疗保健行业管理教授Robert Burns说:“在近期,除了每家竞争对手会吓尿了,不会有什么重大改变发生。我认为,长远来看零售药房领域可能会重新洗牌。”


亚马逊在医疗保健领域的企图心也部分引发了医疗保健领域的一系列并购:美国最大处方药零售商CVS出资690亿美元收购美国第三大健康保险公司安泰保险(Aetna);信诺保险(Cigna)同药品福利管理公司快捷药方(Express script s)达成收购协议,计入债务该交易达到670亿美元。而大型药品零售商,如沃尔玛以及Walgreens都表达过进行大型收购的意愿。


◆ ◆

颠覆处方药市场?道阻且长!


收购PillPack,使得亚马逊具备了成为全国性的处方药零售商的必备条件,而且还间接获取了药品邮寄的资质。亚马逊此前已收购了全食超市,可在其中布局线下零售药房。看起来,亚马逊已经打下了处方药零售“线上+线下”布局的基础,已经掌握了以慢病患者为重点客户群体,打开处方药零售市场的“切入口”。


不过,业内专家表示,亚马逊在医疗保健领域取得成功并不是“板上钉钉”。亚马逊公司的专长在于为消费者提供更好的购物体验,而这并不等同于也能满足好慢病患者的用药需求,他们更看重因人而异的按需服务。


PillPack已经是美国三家大型药品福利管理公司(Express script sCVS Caremark以及OptumRX)的网络内药房,按照目前现状来看,亚马逊可以通过收购PillPack而向大量美国消费者售卖处方药。然而,一旦药品福利管理公司将亚马逊视为对其药品邮寄业务的威胁,就很可能将亚马逊公司的零售药房剔除出去。


医疗投行Leerink总经理David Larsen指出,亚马逊还需考虑清楚如何确保留住那些药费由医疗保险支付的消费者,而他们已经同药品福利管理公司以及其他零售药房签有合同。不过,David Larsen认为,亚马逊同摩根大通、伯克希尔哈撒韦公司商定联合创建医疗公司,将使其能够通过向员工买药,从而灵活开创拓展处方药销售业务。


David Larsen说:“PillPack将会成为三家公司100多万员工的药房,而且会发展到更大规模,但是目前不会构成对医药供应链上公司的重大威胁。亚马逊真正在市场上站稳脚需要五年甚至更多的时间。”


Robert Burns表示,尽管亚马逊在颠覆零售业务上取得了巨大成功,但仍是医疗保健领域的“新人”。他指出,亚马逊认真研究多种慢病缠身的患者行为尤显重要,因为他们对医疗保健系统的需求最大。


他说:“这些病人患有5种以上的慢病,而且每天服用12种以上的药物。亚马逊最有效的切入点在于消费者行为以及满足更便捷的购物需求。过去20年我们一直致力于解决这部分慢病患者的医疗需求,但收效甚微。”

就在爆出亚马逊收购PillPack的消息前几天,葛文德(Atul Gawande)被任命为亚马逊等三巨头合资医疗机构的掌门人。葛文德集医生、教授、作家等多种身份于一身,其著作“医生三部曲”因为都已经有中文译本,在中国也是颇有名气,更为重要的是他是一名美国医疗保健体系的坚定改革派,曾经是影响奥巴马医改政策的关键人物。亚马逊公司近期的这两个动作让其在医疗保健领域的雄心彰显无遗:不仅要根本性变革美国病人的医疗服务,而且还要在3700亿美元的处方药销售配送市场上攫取大的份额。亚马逊公司能在多大程度上让美国处方药市场重新洗牌,能不能颠覆医疗保健模式,让我们拭目以待。



分享至 :